影子资源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有关犯法的新闻事件

作者:影子资源网(www.yzw7.com)

有关犯法的新闻事件

你确定要停止关注这个人吗

决定

取消

视频——“曹苑”非法建筑已经开始拆除大门,并已被炸开

原标题:特辑|曹苑事件的始末

鸟瞰白雪皑皑的“曹花园”。本报记者石照片

“曹苑”事件已经调查完毕。

3月26日深夜,调查组进入曹苑后第7天,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公布了调查结果:牡丹江市曹苑违法建设初步查明,涉案企业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非法采伐、非法占地、违法建设等行为。牡丹江指示有关企业从现在起自行拆除违章建筑。

有关犯法的新闻事件

至此,燃烧了一个多星期的“曹苑”事件正式得出官方结论,其“非法砍伐、非法占用土地、非法建筑”的性质也得到官方确认。

尘埃落定

3月26日深夜,新华社发布新闻稿,正式定性曹苑事件,并宣布曹苑非法建筑的最终命运。

报告指出,涉案企业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存在非法采伐、非法占地、非法建筑等行为,牡丹江市责成涉案企业从即日起自行拆除违法建筑。

该报告详述了自2006年以来“曹苑”申报和非法建筑的整个过程。根据调查组初步调查,涉案土地位于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牡丹江军马场申请区域,林地权属国有。属于国家林地保护利用规划中的三级保护林地,属于商品林,不属于自然保护区和国家重点公益林区,经审批后可以使用。2006年,黑龙江超越森林公园有限公司申请森林综合保护观赏项目,获得林地使用公顷批准函。2009年11月,黑龙江省文化厅批准在黑龙江省设立曹苑博物馆。2012年,公司更名为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同年,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建设曹苑文化旅游区,相关部门办理了部分手续。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被省级批准,牡丹江市支持,列入工作计划。涉案企业未办理合法手续,非法砍伐、非法占地、非法建造。2006年至2018年,共非法砍伐树木1416立方米,非法占用林地1000公顷,违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调查中没有发现高尔夫球场和狩猎场。

调查组提出,已完成的项目应坚持依法合规、实事求是、区别情况、分类处置的原则,对依法确认拆除且无法通过整改措施消除的16处建筑物、构筑物,责令涉案企业立即拆除并尽快恢复植被;与项目功能密切相关或者具有公益属性,对生态无影响或者能够通过整改措施消除影响的,责令相关企业限期整改并办理手续,逾期不改正的,责令拆除。

事实上,早在调查组宣布初步调查结论的前一天晚上,“曹苑”的正门就已经在一夜之间建好,巨大的“曹苑”牌匾已经被拆除,从而提前宣告了这座违章建筑的命运。

“曹园”存在“非法采伐、非法占地、非法建筑”等问题,需要事后“追究责任”。

据报道,调查组介绍,现阶段已初步确定,有关部门和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牡丹江军马场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渎职,建议严肃追究其责任

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曹博的钢丝厂生意不错。当时他从牡丹江郊区农村信用社借了4000多万。2011年,曹博以实物清偿了钢丝厂,并核销了4000多万元贷款。

知情人士表示:“这么大一笔贷款,能跟这家不值什么钱的工厂一笔勾销。那时候贷款是谁出的,贷款是谁用东西出的,那时候曹博为什么有钱?你为什么不向他讨债,却要买东西?”

本报记者随后联系了牡丹江市郊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委托的拍卖公司牡丹江新城拍卖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黑龙江天伦钢丝厂的拍卖工作。据一位业务人士介绍,黑龙江天伦钢丝厂拍卖价格为4000万元,其中建筑面积1万多平方米,土地面积4万多平方米。当时抵押了4200万左右,现在拍卖价格低于本金。

当记者问该厂的拍卖去年是否成交时,该业务人员说:“是的,去年也是同样的价格。这个已经按这个价格卖了好几次了,没有降价,不能再低于本金了。不能低于本金出售。”

如今破败的黑龙江天伦钢丝厂。本报记者高玉婷照片

现在,7年多过去了,牡丹江市阳明区裕民路168号依然是黑龙江天伦钢丝厂的旧址,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破败的工厂。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黑龙江天伦钢丝厂有限公司”的11个红色大字,原本就立在英杰街的一排工厂上。如今“黑”字已落挂墙外,“江、钢、公”依稀可辨,“丝、限、司”已不见,只剩下“天、轮、尤”完好。因为屋顶的雪融化了,所以车间里漏水很多,掉在地上的水也有一部分被冻住了没有融化。钢丝生产线很破旧,有些车因为停了很久,上面全是灰尘。

看守工厂的夫妇告诉《华尔街日报》,工厂以前归曹博所有,现在由当地信用社管理。

“天眼调查”上的信息也证实了这一说法。据本报记者查询,黑龙江天伦钢丝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23日,其法定代表人苏的经营状况被撤销。经营期为2007年至2011年。该公司的监事是曹博的妻子齐桂玲。苏,现任黑龙江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监事.

在黑龙江天伦钢丝厂逐渐被废弃的同时,曹博在上海的钢丝厂业务越做越大。“曹颖元”事件后,曹博与双前集团前董事长范贤的关系在多年前再次被发现。

2009年发表在《上海国资》杂志上的文章《从大佬到囚徒:“狂人”范宪变形记》称,曹实父子拥有的上海天猫钢丝销售有限公司,多年来一直是双千集团的供应商。2003年,当范贤还是双千轮胎有限公司的前身,上海轮胎橡胶如皋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时候,曹博以探病的名义送了他2万元。2005年5月,曹博之子曹超以转让费的名义向范贤行贿33万余元。2007年夏天,因为范贤妻子的一句话,曹家用黑色行李箱送来了几百万美元现金。范贤的女儿在德国读书,不会开车,曹就送了一辆保时捷跑车。

本文指出曹实父子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向范贤求助。2006年8月,范贤接受曹实父子的请求,以支付珠丝预付款的名义,将双钱股份3100万元的营运资金转入天马公司账户,以取得上述“高管持股”。当年11月,上述款项被商品陆续冲抵还清。

在合适的时候,曹窑子曹超和范贤的女儿相爱了。范贤被判无期徒刑后,曹超与范贤女儿的婚姻破裂。

“曹苑”有麻烦了

3月26日,曹苑城门的牌匾被移除。图片由相关人士提供。

2006年,曹博从上海回到牡丹江投资房地产

本报记者看到,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牡丹江军马场发给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的《关于曹园移交林地变更案件的报告》显示,曹越于2005年11月1日承包了军马场2050亩林地,齐桂玲于2006年5月23日承包了军马场1275亩林地。齐桂玲是曹博的妻子,曹越是曹博的二儿子。

此前,事件的记者张报道了在乱砍滥伐、私挖水库和违章建筑的情况。

但是曹苑的非法建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本报记者发现,目前能找到的一条违法建设信息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黑龙江曹园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与朱广德、黑龙江省新陆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裁定书》。

这一民事判决显示,曹苑——主体工程的一部分于2011年11月竣工,该主体工程是一座位于山脚下的三层仿古建筑“曹福大厦”。

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该工程没有招标,没有施工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建设规划审批手续,没有满足建设需要的施工图纸和技术资料。

除此之外,曹颖元公布的信息也显示了很多问题。

3月24日上午,也是调查组进入曹园后的第5天。这一天,几名自称是曹苑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从曹苑出来,在曹苑大门旁的墙上张贴了《发言稿》01《关于曹园文化旅游区用地许可说明》及相关许可文件。尽管在3月25日,当《纽约时报》的记者们再次在曹苑大门口寻找告示时,他们发现曹苑的墙上已经不再有几个告示了。然而,很多人都拍下了这些通知。

相关许可文件张贴在“曹苑”门口。由相关人员提供

该报记者阅读了张贴在大门口的相关许可文件,发现2006年签发的《黑龙江省林业厅使用林地审核同意书》号文件显示,商定的建设项目占用国有林地公顷。其中,需要砍伐树木的,要依法办理树木砍伐许可手续。然而,树木砍伐许可程序并没有张贴在公告上。

贴出的文件多为计划和信件,如黑龙江省发改委《关于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的批复》号文件、牡丹江市发改委《关于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开展前期工作的批复》号文件、牡丹江市人民政府发布的牡丹江军马场《关于支持曹园规划建设的函》号文件等。

也就是说,张贴的文件中没有施工许可证或砍树许可证。

在回答曹苑内部建筑是否非法占用林地的问题时,曹博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伐木面积不超过2.7公顷。当被问及为什么许多建筑建在批准的林地之外时,曹博说:“我认为这个项目相当不错。我从项目上考虑,但可能违法。如果程序不完善,我会先做,也急于把这个做好,献给社会。”

“曹苑”的一位内部人士也告诉《纽约时报》记者,“曹苑”的建设程序并不完善,他们急于尽快建设。目前还比较差(手续),房子建的比较多,我以为可以边建边办手续。

3月26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专项调查组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2006年至2018年,涉案企业非法砍伐树木1416立方米,非法占用林地公顷,非法建筑面积9492平方米。

换言之,曹苑非法占用的林地远远超过了先前批准的公顷数。

谁对非法发行“曹苑”负有监管责任

13年来,“曹园”一直屹立不倒。当“曹花园”出现违法问题时,牡丹江市各部门和有关单位似乎束手无策。

据中国之声3月19日报道,牡丹江市自然资源局出示的相关行政处罚文件显示,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分别于2009年、2015年和2018年对曹苑擅自非法占用土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查处的违法用地面积分别为7000平方米、5736平方米和2367平方米,按每平方米5元的标准进行处罚,并责令自行拆除,三次行政处罚后,罚款总额为

牡丹江市有关犯法的新闻事件国土资源局于2018年向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行政处罚。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2019)黑1004第9号》显示,申请执行人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应于2018年7月13日前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如申请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未向我院提出申请,我院不予受理。

也就是说,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没有在规定时间内申请强制执行。

此外,本报记者在《天眼查》中发现,黑龙江天猫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齐桂英。据知情人士透露,齐桂英是曹博的嫂子。根据黑龙江天猫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官网,天猫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隶属于天猫集团,是一家以物业管理为主的专业服务企业。天猫集团为上海天猫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曹超为曹幼子。

在黑龙江天猫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官网上,可以看到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的物业是由公司管理的。

牡丹江市国土资源局做出处罚决定时,“曹苑”是当地政府旅游规划的一部分。

例如,2015年4月27日,牡丹江市政府官网发布的文章《旅游产业转型升级:一滴水的雪城畅想》提到,根据全市旅游区的规划布局,将加快曹苑旅游文化区等30个有影响力、有市场需求的项目,形成四季旅游产业集群。

2018年12月4日,《曹园文化旅游产业项目》在牡丹江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官网发布,提到曹苑文化旅游产业项目建设目标是打造牡丹江多元文化融合发展的文化核心景区,以展示、体验、休闲、度假为重点。总投资约12亿元。项目建成后,年经营收入约1.83亿元,年利润8000万元,投资回收期15年。

针对“曹苑”从事旅游开发的说法,牡丹江市文化广电旅游局负责人今年3月19日接受中国好声音采访时表示,“曹苑”根本不具备任何旅游开发条件。

但事实上,根据上述新华社稿件,调查组确认,2012年,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申请建设曹苑文化旅游区,相关部门履行了部分手续。2012年12月,《牡丹江市曹园文化旅游区总体规划》被省级批准,牡丹江市支持,列入工作计划。

除了土地问题,曾经因为“曹原”的“大火”,又发生了洪水。事件的记者张老师这样介绍水库:“2010年,请了一位易经大师来做计算,说太生气了,需要水,就砍树挖水库。结果他不明白自己做的不好。下雨时,水很重,所以他不得不抽水。当时在大坝上看到的。后来他找水务局的专家看,这很危险。后来国家修大坝给钱,他就报了政府,政府拿了一笔钱修大坝。”

3月20日,牡丹江水务局局长王晓燕在曹苑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曹苑的水库是一座小型水库,不足100万立方米。“我了解这个情况(水库建设时间)是2010年,工程质量和设计都不达标。2012年,水务局知道了这次事后增援,2014年宣布,2015年批准,2016年完成。”王晓燕说。

根据上述回应,2010年,王晓燕主任了解到,曹苑并没有按照标准私建水库,但两年后水务局才“除险加固”,两年后申报,一年后批准,一年后竣工。

同时,森林砍伐的问题

中国好声音报道,2018年11月15日,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对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立案侦查。外界质疑办案进展缓慢。对此,牡丹江市森林公安局局长杨旭辉表示,在2018年10月国家林业局介入之前,森林公安局并不知道曹苑擅自改变林地用途。森林公安局只有遇到刑事案件、非法砍伐或者非法占用土地才会去,并且会报案。森林公安局没有日常监管责任,日常监管责任在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牡丹江军马场下属的一个林场。经国家林业局询问,他们及时立案调查。经目测,曹苑林地用途变更面积已达到刑事立案标准,但在办案过程中存在一些技术问题。

3月19日上午,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牡丹江军马场负责人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军马场曾多次向林业等有关部门举报“曹苑”非法砍伐,但对“曹苑”非法建设却无动于衷,因为没有审批权和执法权。据相关文件显示,军马场于2018年8月正式向森林警察发函,此前曾多次与曹颖元和森林警察进行口头交涉。

调查组确定,从2006年到2018年,曹苑共有1416立方米的树木被非法砍伐。

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牡丹江军马场相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牡丹江军马场林场有保护林地的责任,护林员要定期巡视森林。它还表示,“曹苑”事件组和公司对此非常重视。集团和公司分别召开党委会议,进行研究部署。小组还派分管领导到一线指导工作,还成立了工作组。现在主要是配合政府做好调查工作。在调查责任明确的情况下,对涉及养马场的人员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所有细节都在调查中,一切以结果为准。

3月26日,调查组的调查结果显示,现阶段初步认定,有关部门和中国农业发展集团牡丹江军马场部分工作人员涉嫌失职、渎职,建议依法严肃追究责任。同时,根据进一步调查结果,涉案企业黑龙江曹苑文化投资有限公司的违法责任应予追究。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检查组表示,要认真监督,无论是哪个层面,涉及到谁,都要彻查,严肃问责,要求吸取教训,举一反三,防止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3月27日上午,曹苑附近的道路被封闭,挖掘机在现场不停地进进出出,爆破作业开始了。由相关人员提供

住建工程建设扫黑除恶汇报 什么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犯法

恶势力是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毒瘤,是人民群众深恶痛绝的顽疾,必须依法坚决予以打击。为切实保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号文件精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号文件及有关规定,现就依法打击恶势力犯罪有关事项通知如下:

第一,那些犯下恶势力罪行,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的人,必须立即停止一切违法犯罪活动。自本通知发布之日起至2018年3月1日,对自首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拒不自首,在规定期限内继续犯罪的,依法从重处罚。对充当恶势力犯罪分子“保护伞”的国家工作人员,将坚决依法依纪查处,无论涉及谁,都要彻查,绝不姑息。

第二,恶势力罪犯的亲友要积极劝其早日自首。如果在亲友的劝说和陪同下投案,或者主动报案后送罪犯投案,则视为自动投案。包庇、包庇犯罪分子,或者帮助洗钱、毁灭、伪造证据,或者隐匿、隐匿犯罪所得或者犯罪所得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恶势力犯罪分子到达案件后,检举、揭发他人犯罪,为侦破其他案件、查证提供重要线索,或者协助司法机关逮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可以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依法减轻或者免除处罚。黑恶势力犯罪分子积极配合侦查、起诉和审判,在查清黑社会组织的组织结构、组织者和领导者的地位和作用、组织实施重大犯罪事实、追回和没收赃款赃物、打击“保护伞”等方面提供重要线索和证据。经调查核实,可以根据具体情况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三,全国政法战线要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充分发挥各级党委统一领导下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优势,推动各部门各司其职,共同努力。以“零容忍”的态度,坚决依法严惩,打击黑恶势力的违法犯罪活动,查处一批群众痛恨的黑恶势力案件,整顿一批黑恶势力重点地区,惩治一批黑恶势力犯罪分子,确保春节前后取得积极成效,为专项打黑除恶奠定坚实基础,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取感、幸福感和安全感。

4.除恶是一场人民战争,必须依靠人民的积极参与。欢迎广大群众积极举报黑恶势力和“村霸”犯罪等突出问题,奖励在打击黑恶势力犯罪、铲除黑恶势力孳生地、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人员。政法机关将依法保护举报人的个人信息和安全。

全国除恶网站:举报邮箱:北京邮政信箱;举报电话:010--。

本通知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2018年2月2日

(新华社北京二月五日电)

《人民日报》 (04版,2018年2月6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