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资源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怎样看待毒跑道事件?

作者:影子资源网(www.yzw7.com)

怎样看待毒跑道事件?

发布了一份报告:

涉毒走秀事件后北京家长的抗争:抗争失去了意义

凤凰新闻2016年6月18日

(凤凰网叶玉婷)

(凤凰。请注明出处!(

涉毒走秀事件后北京家长的抗争:抗争失去了意义

作为一个中产阶级,于洁突然觉得自己的奋斗失去了意义。争取北京户口,争取赚钱,争取人脉,从100多平米的新房搬到40平米的破旧学区,都是为了女儿晓晓上北京市西城区湛蓝路一号小学(以下简称“湛一小学”)。在相对单一的成功评价情况下,家长希望孩子能上重点小学、重点中学、一流大学,竞争不能落下。

怎样看待毒跑道事件?

玉洁不明白为什么四月份天气变热后女儿开始呕吐。笑了几声,在学校吐了。玉姐带她回家缓解了不少,又送她去学校吐槽。直到6月初,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以下简称“白云路小学”)发生一起涉毒塑胶跑道事件,于杰才意识到女儿呕吐可能与学校跑道异味有关。

为了避免接触跑道,玉姐拒绝女儿上学。玉姐觉得自己剥夺了女儿上学的权利,但她别无选择。在健康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于杰甚至想过送女儿去县城读书。她开始降低对女儿生活的要求,只要她健康快乐。

越来越多的家长拒绝孩子上学,于是要求学校拆掉有异味的塑胶跑道。学校回应需要逐层上报,但毫无进展,于是家长和学校开始拉锯战。

家长不断发孩子流鼻血过敏的照片。

家长不断给微信群发孩子流鼻血和过敏的照片。这个小组本来是家长为了讨论校服而成立的。白云路小学涉毒跑道事件爆发后,微信群更名为“秀一点毒品操场维权”。

家长认为孩子流鼻血、过敏、呕吐、肚子疼是个案,才接通,不明白原因。4月以后,北京气温逐渐升高,儿童各种异常症状开始增多。

玉姐接到老师电话,女儿在学校笑吐。晓晓在操场上动了动,突然呕吐,老师帮忙清理。玉姐不明白女儿为什么因为没感冒,没吃坏肚子就吐了。她迅速带晓晓回家,症状有所缓解。然后被送到学校又吐了。同样的情况发生了四五次。

有一段时间,晓晓总是在晚上睡觉前“穿裤子”。玉姐觉得自己没感冒,还装着很奇怪,会让老二睡觉。玉姐一屁股笑,叫她赶紧睡。这样的行为,于杰事后回忆,自责。

6月初,白云路小学涉毒塑胶跑道事件曝光后,玉洁被父母拉入维权小组。家长把孩子的症状发到群里,余姐认为女儿之前找不到病因的症状也和学校的整形轨迹有关。

组里家长越来越多,很快就500人了。有的人不断把孩子的异常症状发送到群体,个体症状之间有联系。6月4日,詹强把儿子流鼻血的照片发到群里。他非常生气和紧张。詹强以前在建材局工作。他47岁来到这里。他非常担心孩子们的健康。儿子出生后他不让他去操场。

在医院住了几个月,詹强出院的时候遇到了流鼻血的儿子,恰逢塑胶跑道事件。他把照片发到群里后,迅速带儿子去医院检查。回到家,发现儿子的班主任和校领导拿着东西在楼下等着。詹强开玩笑说,他是北京“六爷”里年轻一代的“二炮手”。

家长在群里互相交流,北京哪家医院最权威。307医院儿科门诊几乎被家长压得喘不过气来。北京很多学校的家长都带孩子去做毒物检测。这是国内做毒物检测的权威,一套检测要1000多元。玉姐带女儿去检查,遇到了从哈尔滨来给孩子做药检的家长。

307医院的医生告诉媒体,目前的检测报告显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因涉毒跑道中毒的儿童。然而,这并不能让父母放心,“十几二十年后出问题就太晚了。”于杰说,不应该让孩子去冒这个险。

晚上,玉姐睡不着。她打开手机在微信群里看家长的发言,看到其他孩子流鼻血过敏的照片就流泪。她说,任何一个伤心的人,有孩子的人,都可以理解这一点。

6月6日,家长们聚集在北京图书大厦登记孩子的症状。

不劳而获

不仅仅是今年一个小塑料赛道出了问题。去年,由于气味异常,父母提出抗议。没有体制内更高势力的介入,这件事就白结束了。

余姐一家接到詹萧艺的录取通知书,兴奋了好久,都盼着开学。去年9月7日是沾益小学开学的日子,玉姐的女儿升上了一年级。家长送孩子上学,在学校门口几十米外的大街上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说不出是什么,就是特别臭。”。原本应该在暑假完成的塑胶跑道铺设完毕。因为阅兵耽误了工期,家长才看到施工。

更多的家长反映出t台的味道后,学校将一个学期的课外实践课集中到一周,学生在施工期间在外面实践,学校认为可以解决问题。9月中旬,玉姐的女儿每天早上坐校车出去实习,下午回来。国庆假期过后,于杰的女儿放学回家,开始出现大面积过敏反应和红疹。玉姐让女儿放一周假,去医院拿药。"医生说一定和跑道有关。"。

课外实践后,学校没有采取任何特殊措施解决跑道异味问题,也没有特别重视家长的反馈。于杰说,学校觉得家长在闹。一些家长开始激烈抗议,最终在警察局被捕。当于洁说她需要支持被捕的父母时,很多人反而退缩了。这种冲突带来了学校的反馈。学校委托北京美天辰环境检测有限公司做检测,检测报告显示检测项目包括室内空气中的甲醛、苯、甲醛、甲醛、TVOC。深圳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军在接受Phoenix.com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不专业的测试。

于杰说,她在学校开始检测的时候就知道,结果一定是合格的。于杰的工作是为各个国家机关做项目。有时候为了应付领导的检查,“很多事情都可以做”。学校出具合格报告后,家长没有追究。检测报告在学校官网上公布了,但是于杰没有看到。她认为这没有意义,因为刺鼻的气味总是在那里。

那个时候,玉姐还是很在意找学校会不会给女儿带来不好的影响,而且因为工作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这种妥协让她后悔和恐惧至今。

11月之后,北京开始变冷,跑道的味道渐渐淡了,于杰也渐渐忘了这件事。今年5月气温上升,塑胶跑道气味挥发更严重。6月初,白云路小学在操场上召开运动会,学生集体出现不良反应。家长不断抗议,去年被沾益小学打断的抗议又开始了。

西城区教委副主任刘之冰签字同意铲除操场,包括沥青。

拉锯战

沾益小学生的单一不良症状被联系起来后,家长们很快聚到了一起,一

越来越多的学生不良反应照片发到群里后,家长们决定线下收集学生的症状。6月6日晚,家长陆续前往北京书城登记孩子的不良症状,同时要求停课,拆除跑道。学校领导怕出事,就去现场让签了字的家长赶紧离开。信息登记表中记录的儿童症状包括流鼻血、皮肤过敏、头晕、恶心呕吐等。

应家长要求,学校委托中国建材检测认证集团做了检测,也是为了安抚家长情绪。詹强受学校邀请参与督导检测过程。詹强以前在建材局工作,他也知道这个。他看到检查人员只对塑胶跑道进行了采样,就质问为什么下面的沥青没有在学校、区教委、环保局门前采样。"沥青被铁轨封住后,热量释放出各种化学物质."。检查员说他们不能测试沥青,地区教育委员会说他们会向上级报告。

到目前为止,测试结果还没有公布,家长也不再关心结果。他们坚信气味严重的跑道有问题。去年深圳爆发了十几起塑胶跑道事件。深圳建筑研究院接受政府委托,做与塑胶跑道相关的实验。任俊是负责人。他告诉凤凰。他们在塑胶跑道中检测到了其他符合“国家标准”的有害物质。

于杰在父母维权方面很积极。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毒品相关的塑胶跑道伤害。于杰把维权组其他家长发的信息转到了班级组,但是没人关注。许多父母仍在讨论家庭作业的问题。“他们可能觉得不严重。”。有的家长私下找于杰谈话,问她有没有证据。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闹事。余姐没有回应这些问题,坚持把信息传到班组,晚上整理信息,早上发。后来家长开始在班级组反馈孩子的症状,也就相关问题咨询了于杰。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要求取消跑道。

6月8日,西城区教委、展一校召集家长代表召开沟通会。詹强主动要求参加。在代表儿子的班级家长表达了停课和铲除跑道的意见后,他代表自己表达了更激进的话语。校领导和区教委的人面面相觑。会上家长当场投票要求学校停课拆除跑道,“所有票通过”。学校和区教委没有当场表态,只说回去请示。

在等待的过程中,恐慌和焦虑在家长中蔓延,很多家长请假放学让孩子待在家里。玉姐的女儿天天盼着上学,怕快期末考试了。“为了维护母校在她心中的地位,我不能告诉她跑道问题,但我觉得剥夺了她接受教育的权利。”。在家里请假,上班父母照顾不了,今天要在这里学习,明天要在那里学习。通常学校有权停课一天,区教委有权停课三天。老师天天给家长打电话让学生返校,锯锯还在继续。

西城区教委没有表态,学校也不敢做决定。它只好告诉父母请示,没有结果。

展晓的父母去西城区教委抗议,要求一起清除沥青。

怎么铲

北京跑道有问题的学校,包括沾益小学,都在等西城区教委表态,这也决定了北京塑胶跑道的命运。

6月12日,西城区教委通报了白云路小学跑道测试结果:符合“国家标准”,但为了学生健康,计划取消

在宣布了学校的四个决定后,老师们建议家长让他们的孩子回到学校。这样的通知让父母看到了希望,于杰的女儿也非常兴奋,第二天就去准备上学的衣服。6月13日,家长去学校领取问卷时,学校拒收问卷,说是老师打电话来收集家长意见。父母不同意这种方式。另外,消除跑道毫无进展,双方再次陷入拉锯战。

余姐特别无奈的说,就算让他们对责任追究视而不见,或者家长联合恳求纪委不要追究责任,他们也愿意拆跑道。玉姐说她很久没关注考试成绩了,现在也没人关注了。父母唯一的诉求就是铲跑道。

与学校沟通失败。6月16日,家长去西城区教委打“停止毒害孩子!消灭毒操场!”。家长特别关注这次抗议。他们担心微信群会被提前监控,都是一个个打电话。后来西城区教委副主任刘之冰出面和家长交涉,承诺要铲除西城区教委展路一号小学的操场,包括沥青。“6月18日抹完时间,签署上诉。

在刘之冰签署协议后,父母们表现出格外的谨慎,该组织停止呼吁任何事情,因为害怕中间发生任何事故。6月17日晚,叉车进入一号展区操场,准备作业。很多家长都去现场看了,想亲眼看看石头落地。

没想到事情最后还是变了。家长发现小跑道只是去除了表面的塑料层,而不是像白云路小学那样铲下面的沥青。刘之冰在信上签了名,去掉了沥青,违背了他的诺言。6月18日上午,家长赶到学校抗议。接待家长的学校领导说,学校认为沥青没问题。如果家长觉得沥青有问题,可以找第三方检测。还没说完,就被家长打断,表示不同意。最后家长和学校协商失败。

家长和学校商量后,决定去西城区教委。我在西城区教委门前抗议了一个下午,一直没等到有人上前交涉这件事。“就是强行出个结果。”如果西城区教委不履行消除沥青层的承诺,家长将继续向北京教委抗议。

(凤凰网叶玉婷)

扩展阅读全文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