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资源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昆明新闻中心挟持事件原因

作者:影子资源网(www.yzw7.com)

昆明新闻中心挟持事件原因

陶双龙死了。这位30岁的会泽男子,如果不是因为4月8日下午在昆明新闻中心门口持刀绑架一名女子,是不会被很多人知道的。事件经警方解决后,陶双龙被刑事拘留。后来,他被确定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没有被捕。在西山区看守所呆了一个月就被释放了。

让家人猝不及防的是,陶双龙刚刚重获自由,又毫无征兆地离开了。家人再一次听说他的时候,是他10天后离开的第二天,他的尸体被发现挂在盘龙河边的一棵树上。

他早期的辍学、恋爱、被骗进黑砖窑等经历。随着他生命的结束都化为尘埃。

内向者的出走

李正贤不相信电视上拿刀劫持女人的人是自己的儿子。在她的印象中,陶双龙温顺、内向,甚至软弱。

当陶双龙在昆明新闻中心门口把菜刀套在女人脖子上时,61岁的陶有昌在200多公里外的会泽县柘海镇卫生院住院。多年来,由于高血压、心律失常、脑梗塞等疾病,家境贫寒的陶幼昌每年要住院两三次,每次一两个月。

“看电视,有人劫持人质!”病人指着电视,告诉陶友昌。

陶有昌靠近电视看了看,说:“啊,这个人怎么这么像我们双龙啊?”他没有大叫。虽然很久没见儿子了,但陶有昌一眼就认出了他。所谓“形象”更是他不敢相信。

在柘海镇陶佳村,陶有昌和他的妻子李正贤养育了5个孩子,其中包括3个女人和2个男人。老大和老二是女儿,老三是儿子,老四和老五是双胞胎。陶幼昌分别给第四个和第五个孩子取名“双龙”和“双峰”,希望他们成为成龙心中的凤凰。“双龙只比双峰大两分钟。”

新闻刚播完,陶有昌就赶紧给在昆明工作的二女儿和大儿子打电话,让他们确认一下“四女儿刚才是不是上电视了”。

与此同时,在15公里外的陶佳村,陶有昌的侄子陶荣兴也看到了电视上播出的新闻,并告诉正在玉米田里工作的李正贤。当时刚出院的农妇正在地里干活。她一只手靠在膝盖上,另一只手弯下腰去拔玉米苗。每隔几分钟,她就会坐在山脊上休息一会儿。

李政贤有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和妻子陶有昌一样,他也时不时要住院。经常是两个人轮流住院。当他们身体不好的时候,家里的工作只能委托给侄儿陶荣兴。因为常年看病,老两口还负债七万多,家里仅有的两三亩地只能种一半。

因为不是亲眼所见,李政贤才不相信自己老四出了什么事。在她眼里,陶双龙一直是个爱吃醋的孩子,温顺,内向,甚至软弱。她小时候经常被欺负。“他怎么有这个勇气?”

在陶佳村,陶有昌和李政贤是典型的好人。他们忠于职守,从不冒犯任何人。即使他们在日常生活中遭受了一些损失,他们也忍气吞声。五个孩子熟悉父母的处事方式,性格也老实温顺,第四个陶双龙特别内向。

在村民的印象中,陶双龙小时候很少和同龄人一起玩,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躲在家里。他们只对陶双龙在学校的表现印象深刻过一次,让家长、老师、同学和其他人大吃一惊。人们认为这孩子有表演天赋。

那是小学四年级。陶双龙一个人演济公,故意穿得破破烂烂,使劲唱着,“鞋破了,帽破了,袈裟破了……”,这引起了围观者的大笑。因为他的生动表演,他在那次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会泽县的老师专门和他合影。“现在想想,他当时表现无私的原因大概是平日压力大,通过表演释放出来的。”很多受访者都这么认为。

但由于成绩不好,家境贫寒,陶双龙小学四年级读完就辍学了。那次小学表演成了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辉煌时刻之一。

可怕的过去

陶双龙身上发生了三件事:被骗去黑砖厂打工,在家宴上被挑衅,失恋。家里人认为第三件事对他打击最大。

天黑后证实的。第二个孩子从昆明打来电话,说电视上的劫持者是陶双龙。

镇医院的陶有昌突然焦虑起来,血压上升;郑陷在家里破旧的沙发里,手搭在膝盖上一个巴掌大的补丁上。

19岁的时候,看着兄弟姐妹纷纷外出打工,陶双龙忍不住一个人偷偷去了曲靖。经大姐夫介绍,他在一家洗车店工作了半年。过年回家,特意给了爸妈400块钱。

过完年,大哥把他带到昆明,介绍给他一个更轻松的世博园保安生涯。之后,陶双龙很少回家,也很少联系兄弟姐妹。家里人只知道他喜欢看视频,抽烟喝酒,其他什么都不知道。偶尔见面,家人发现“双龙有些变态,说话没逻辑”。

接下来的几年,陶双龙发生了三件事。

首先是他当了一两年保安之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陶幼昌事后断断续续听儿子讲。“有一天我在外面吃午饭,熟人介绍他赚钱。他相信了,就跟他走了。”陶有昌说:“途中被蒙住眼睛,上了车。开了几个小时车,就被带进了黑砖厂。”

陶双龙在砖厂待了两年。“他说他工作早,经常挨打。后来别人看他老实,稍微放松了警惕,也有人跟着。”陶有昌说:“有一次,他推着大车去倒垃圾,看着他的两个人看他太穷了,就让双龙把他们绑起来,让他跑。双龙跑了几个小时才找到一个村子。他想打电话,但是身上没钱,别人不让他打。幸运的是,他在垃圾堆里找食物的时候找到了一块钱。用这一块钱,他给昆明的二姐打了电话。”

第二件事发生在五六年前,陶双龙奶奶去世,陶双龙回家吊唁。葬礼的前一天,一家人开了个晚宴。“有几个人故意找别的项目,坚持说我买的烟是假烟。我没说什么,双龙着急了,准备拿砍刀砍人。”陶有昌记得,他赶紧带着第四个孩子劝他不要这样,忍着就过去了。“双龙泪流满面,不停地埋怨我和他妈妈,为什么他生来就这么懦弱。我和妈妈只能劝他不要着急,长大就好。”

陶有昌记得那天晚上陶双龙哭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就走了。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儿子对他表示不满。

至于第三件事,陶友昌听了几个孩子的,但不知道是真是假。“那应该是双龙从砖厂出来,去昆明当保安。听说他有个四川女朋友,是大学生。女娃娃家里比较穷,双龙一直在给她提供上学的机会,但是毕业后她回到了老家,把双龙一个人留在了昆明。”

陶有昌认为,这件事对儿子的打击很大,“比黑砖厂的还大”。

“疯狂”

村里很多人看到陶双龙戴着保安帽,穿着军大衣,手里拿着刀和木棍。大家问:“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所有的压力都在2010年突然爆发,陶双龙毫无征兆的回到会泽看望生病的父亲陶有昌。

那一年的某一天,年近六十的陶有昌不小心从牛车上摔了下来,多处骨折。当年郑在京陪着嫁到河南的老五夫妻玩,家里只有陶幼昌一个人。无奈,陶有昌只能一个个给孩子打电话,打个圈,只能叫双龙回来。

第二天,拿着一万块钱的工资,陶双龙来到了柘海镇卫生院。

回国后,陶双龙变了一个人。他戴着保安帽,穿着军大衣,一手拿着水果刀,一手拿着木棍,站在他家门口,嘴里喊着他父亲的名字,用棍子打门,踢门。不算,他在村口大喊,问大家:“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村里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包括堂弟陶荣兴。陶荣兴急忙上前劝阻,并把刚刚回家的李政先叫来。”这时候,他的眼睛变白了。我一走近,他就把刀架在脖子上,一言不发。”陶荣兴回忆道。

等郑回来,见儿子疯了似的昆明新闻中心挟持事件原因乱跑,一时糊涂,赶紧叫了个道士来“施法”,也无济于事。李政贤忍不住拉着儿子劝他“不要这样,要乖,不然外面的人会笑”。

折腾了几个小时,陶双龙天黑以后就正常了。李政贤问他白天发生了什么,他说什么都不知道。他还告诉母亲,自己有轻度精神分裂症,看过医生。

李正贤隐约觉得儿子的病以后还会再发生,她决心保守这个秘密。因为“双龙还没娶到老婆,大儿子成了别人家的女婿,我和老婆还指望着双龙养老。”于是,那天晚上,她走遍了整个村子,恳求看到它的邻居帮忙保守秘密。

第二天一早,陶双龙起床准备回昆明。李政贤把儿子送到他坐公交车的地方。一路上,陶双龙不断安慰妈妈:“没事,在村里找不到。我从城里给你带一个回来。”

这是陶有昌夫妇唯一一次看到儿子的“破格”。

劫机后,在警方给陶双龙的笔录中,他提到自己在2013年11月回家过一次。但那一次,他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去找了个熟人,让别人帮他在进屋前问他爸爸“你想他吗”。但是回到家,他又和父亲吵了一架,第二天就走了。后来哥哥姐姐给他打电话,说他在做保安,安抚家人。

事发前几天,陶双龙给父亲打电话,说自己“在马街拿了块石头,掀翻火车,被通缉”。陶有昌不信,问他:“你怎么能用一块石头把火车翻过来?”在这个简短的电话里,陶双龙没有和父亲争辩。

4月8日,劫机事件发生。

鉴定:精神分裂症

在因劫机被捕后,警方委托了一家评估机构对他的状况进行测试,并得出结论,他“患有精神分裂症”。5月12日被释放。

陶双龙被拘留后,陶有昌让几个孩子拿着700块钱去看守所看他,“让他反省一下自己”。

5月12日,刚刚出院的陶有昌接到二女儿电话,称双龙即将出院。陶有昌正纳闷,女儿跟他解释,“爸,双龙有精神病,警察说他不用坐牢。”这时,陶有昌夫妇才想起儿子在家里“疯了”。

事发后,西山区检察院介入此案时,发现陶双龙向公安机关的供述存在一些违规行为。比如问他家里的情况,他随口说了一句“爸爸死了”。

“我们审问的时候发现,陶双龙的表情和思维都比较连贯,但是他说的话却让人难以置信。”检察官杜琼先发现这种情况后,故意避而不谈案情,与陶双龙进行了简单的沟通,试图问他家里是否有精神遗传疾病。即便如此,陶双龙还是东拉西扯,扯淡。

在检方的建议下,西山公安局委托鉴定机构对陶双龙进行了精神病鉴定。

“虽然意识清晰,答案切中要害,但在辨认过程中,发现了大量的言语幻听、关系妄想、被害妄想经历。”评估师了解到,陶双龙“三四年前就觉得不安全,觉得自己很渺小,很害怕”,只有跑到没人坐的地方才能有安全感。即使看到别人打架,他也会害怕。

陶双龙并没有回避4月8日新闻中心被劫持事件。他说那天坐在公交车上,听到一个声音说他是“通缉犯”,觉得“所有人都会来害我”.莫名的恐惧过后,他喝了点酒壮壮胆,买了刀,去了新闻中心。

最终认定陶双龙患有精神分裂症。“他的行为受到了口头幻听、关系妄想和谋杀妄想的影响,他没有能力承担刑事责任”。5月12日,检方作出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当天晚上九点半,陶双龙被二姐和大哥从看守所接了出来。“看着他很正常。他只说在看守所没吃好。咱们请他好好吃饭。”陶双龙二姐回忆。

失散多年的姐弟俩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饱饭。期间二姐给陶双龙100块钱,他不要;哥哥给了他两包烟,他接了。

吃完饭,三人准备离开。哥哥去开车,二姐打电话回家告诉我一切都好。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陶双龙跑了。

又失踪了,快死了

5月13日,一名环卫工人在盘龙河附近的一棵树上发现了一具悬挂的尸体。家人确认是陶双龙。

家里人比较着急,当晚就报警了,四处看了看,没有陶双龙的消息。

直到5月23日,陶有昌突然接到村委会电话,称昆明警方于5月13日凌晨在盘龙河边发现一具“酷似双龙”的尸体,要求其迅速辨认。

5月13日,是陶双龙失踪的第二天。那天一早,天还没亮,一个正在盘龙河边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模模糊糊地发现河边一棵树上挂着一个长长的东西。她不敢贸然靠近。她直到天亮起来才看清楚:是一个人挂在树上!她立即报警了。

在医院太平间,陶有昌确认了尸体,这是多年未见的第四具。医生告诉他,陶双龙大概是上吊了。但是最终的死因还有待警方确认。

5月24日,家人收了7000多元,火化了陶双龙的遗体。第二天,他们把儿子的骨灰带回了老家。

5月26日,陶双龙的骨灰被安葬在距离陶佳村几公里外的陶家林一座长满松树的小山上。一个由松枝和泥土组成的简易坟墓成了他的最终目的地。陶家没有选择把骨灰埋在祖坟里。第一,年轻人死后葬在祖坟里是不吉利的。第二,孩子不想老两口随时看到坟茔,然后就想到了第四个。

昆明新闻中心挟持事件原因

离开会泽县,往东南开40公里,就是柘海镇。然后顺着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路到陶佳村,找一个小组,就可以看到陶双龙家的石膏外墙上有两个瓦房。陶家和村里其他两层的瓷砖楼房相比,就显得有些破旧了。冰冷的两间小屋,一间放满了破旧的煤气炉和锅碗瓢盆,一间放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儿子去年过年带回来的14寸电视,是家里唯一的电器。

儿子走后,陶幼昌开始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担忧。“等你老了,谁来养?”他经常喃喃自语。

陶幼昌年轻时自学了美发艺术。当他在街上的时候,他会帮助人们在家门口理发,剃光头和2元钱,把他们的头推到4元钱。“你也可以每天剪七八个。”但是还债养活自己是九牛一毛。

陶有昌会拉二胡。年前镇乐队的人在他面前立了个牌子,让他主动联系村里的红白喜事。如果有人接触,他不仅可以参与,还可以分享一些钱。然而还没有生意。

村委会为了让陶家日子好过一点,想让陶有昌承包村里的菜市场,一年交一万,剩下的都是他自己的,但他不敢做。“万一人家不给我交(展位费)呢?我不能勉强!”他的性格还是那么老实。

饭到了,郑开始生火做饭,陶友昌抽水烟。这对老夫妇的日子又回到了

昆明劫持人质案狙击手开枪后手发抖

他一直在处理家乐福劫机事件的现场,狙击手开枪的时候他也在。作为一名警察,他目睹了整个处置过程。那天晚上21点,他写了这样一篇日记:

今天早上,我心情很糟糕。听了主题曲《画皮》,去草海坝放松一下,吹吹吹海风,看看海鸥,清醒一下头脑。几乎与此同时,家乐福发生了一起劫持人质案件。接完电话,我赶到现场。

我们到的时候,家乐福整个三楼都已经空了,静得可怕!整个处置过程极其艰难,嫌疑人已经用刀杀了三个人。他甚至劫持了120名25岁的年轻女护士去救治伤者,并与警方对峙。各级领导亲临现场,不断研究和否决各种方案。家乐福三楼气氛凝重。

大概中午一点半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枪响,我愣了一下,完全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现实。然后,他以100米的速度冲进房间,嫌疑人倒地身亡。当你看着那些人质在墙上和地上流下的血,怒火油然而生,活不下去。

11月29日凌晨一点半,我经历了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时刻!

家乐福劫持人质案从三个方面触动了我。嫌疑人的凶残和疯狂不用说,让我佩服的是指挥官的果断和智慧,更让我佩服的是狙击手的冷静和勇气。

我很熟悉他!他选择了特警,我选择了做别的。我们唯一的区别就是“工作性质”!在处理几次突发事件的时候,他的脸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但是因为工作压力,我没能好好沟通。但我知道家乐福的“枪杀歹徒”事件应该是他警察生涯的第一次。扣动扳机后,我看到他脸色苍白,双手颤抖。作为一个像我这样不到30岁的年轻人,我能理解他当时的心情,也衷心希望他不要在心里留下太多阴影!而且成功从歹徒手里救出了无辜的人质,我觉得他无论如何都获得了最高荣誉!

冷静下来之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是我在拍摄的那一刻,我该怎么办!除了紧张,还可能是紧张。

嫌疑人很狡猾,开门取食物时很谨慎。他手里的刀永远握着人质。在10米范围内,稍有不慎射击,可能会造成子弹反弹和脱靶,可能会伤害人质的安全!怎么办?开枪前我真的为他流了很多汗。

领导只给了他一句话,视情况而定,确保万无一失!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的判断了!成为英雄和熊只需要1到2秒的判断时间。嫌疑犯开门的那一刻,我太能理解他的心情了。

那一秒需要三样东西支撑他的行为,冷静,技巧,勇气!缺一不可!开枪,正中头部,穿过!当第一个冲进现场的人大喊:“砸头!”我觉得大家的第一感觉就是“枪手真棒!”我当时很佩服他。他是真正的英雄!在我忙着拍摄记录现场的时候,我想起了他,他已经悄悄离开了!只有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有背上的国产“八一”狙击枪,都“爽”!

记者徐荣整理(云南信息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