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资源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sars事件新闻

作者:影子资源网(www.yzw7.com)

sars事件新闻

第一阶段:南方着急,北方安静

从图中可以看出,最初关于非典的报道主要集中在广东媒体。即使南方疫情发展到2月中旬非常严重,北方各大媒体仍在观望,保持沉默。如果说《北京青年报》是因为关注,南部的篝火晚会让当地媒体免疫的话,那么像央视和人民日报这样的权威媒体甚至都不会说话。现在能搜到的最早的报道是央视2月18日题为《广东非典型肺炎病因基本确定》的文章,可惜内容只谈了非典的病因,根本没有涉及广东的疫情和人民生活状况,人民日报和央视2月3月的新闻联播也没有关于非典的报道。

与北方媒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广东媒体从2月10日到2月21日表现出勇气和恐惧。最早可以搜索到的关于SARS的报道是2010年1月5日《新快报》在河源市治疗的两名患者,初步诊断为某种病毒感染的消息。沉寂10天后,《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南方日报》等主流媒体纷纷上阵,开始重拳报道SARS。调查发现,2月11日至2月21日,《羊城晚报》年关于SARS的新闻平均数量为9.5篇/天,2月11日2篇,2月12日飙升至19篇,达到峰值,2月19日逐渐回落。这一时期的新闻大多集中在A1、A2、A5的评论页面,以大字号、大标题、大页面出现。虽然2月10日发布通知“全省各级各类新闻机构不得采访报道我省个别地方发现的不明原因呼吸道感染病例,但各新闻机构必须严格保密,不得泄露秘密,不得传播。”而《羊城晚报》则是首个在同一天a1版发表题为《广东发现非典型型肺炎病例》的文章,是广东媒体最早关于SARS的独家报道。晚报一离开街道就被抢购一空。2月11日,省卫生厅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有关领导和专家将通报我省非典疫情。请在第二版发表(不在首页)。11日上午,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当天首页《羊城晚报》发布新闻发布会,内容为《疫情已控制市民毋须恐慌》首次公布疫情。《南方都市报》还在首页发表了两篇文章,《专家辟谣:恐慌完全不必要》和《省政府请市民放心》,对平息群众恐慌起到了重要作用。12日,《羊城晚报》在首页《中央领导高度关注广东病情》和第二页《传染情况没有想象的严重》的大标题下,一口气发布了医院、药店、物价等方面的19篇相关报道,公布了6个城市的病例,进一步稳定了人心。《南方都市报》发表了两篇文章,《广州前日新病例首次为》和《广州前日已无新病例》,又发表了案例。2月13日《羊城晚报》,头版头条《放心!广东备有百日盐半年粮》给了百姓一个定心丸,平息了第二波买醋潮。同日,《南方都市报》发表了《肺炎事件给应对危机带来的三点思考》,提出了反思非典的话题。14日,《羊称晚报》首页的街头谈心专栏发表《两大事件的启迪》署名文章,首次提出“谣言止于智者”,引发反思话题。从《羊城晚报》年2月15日开始连续几天发布“反思两大事件”的传播话题、心理学话题、商业伦理话题、机制话题、媒体话题。在2月14日至2月21日的7天时间,《羊城晚报》和《新快报》计划了22个反思主题,引导全社会通过理性思考,将经验教训转化为社会的宝贵财富。《南方都市报》还在13日至20日每天发表评论,分析谣言产生的原因,反思市场经济的道德性,评论政府机制。20日,《羊城晚报》发表文章《不怕被传染猛料在一线》,记录记者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病房采访非典型肺炎患者,写下感人的救命和垂死的故事,晕倒在采访第一线。活生生的例子打破了传染病不可及的谣言,展示了记者的勇气。这种勇气不仅仅是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敢于公布真相,敢于反省自己,更sars事件新闻是放弃自我否定。除了《羊城晚报》,2月18日,新华社发布了第二天的《广东非典型肺炎病因基本确定》,但《南方都市报》勇敢地提出了问题,发表了文章《非典型肺炎病原有争议》。2月13日,广东发布文件,禁止报道抢购。18日,广州日报不顾禁令,在头版刊登《24小时平息拦好籽问录》,挑战相关部门禁令。

整个2月中旬,媒体对非典的报道在短暂缺席后表现出积极的态度。虽然每天需要快递三份向省领导反映情况,但2.11后快速到位的媒体行动基本满足了人民群众的信息需求。报道内容全面,形式生动,角度新颖。在过去10天里,这些报告主要侧重于通报政府举措、公布案件、预防和治疗、监督和调查非法交易者,

进入2月下旬后,广东媒体突然沉默。偶尔会有一两篇报道作为官方新闻的正面宣传出现,2月中旬没有深入报道,也没有一些发人深省的文章。今年3月,中国媒体行业赶上了罕见的新闻季。两会定期报道后,千里之外毫无悬念地爆发了战争,张国荣在一个娱乐性的日子里去世了,关系到数百万人生命的非典时间很长,时间也在媒体的视线之外。发现在2月22日至4月2日期间,《羊城晚报》只发表了两篇与SARS相关的文章,一篇是3月26日《广东非典型肺炎防治成效明显》,另一篇是4月2日《广东非典型肺炎防治成效进一步巩固》。

从2月11日开始,广东虽然频频发文规定媒体的行为,但《南方都市报》似乎并不理解广东宣传部“从2月23日起,所有非典报道都决定在我部有权威,未经我部同意,不准报道”的精神。3月6日,两篇文章大胆发表。一个是记者在两会现场采访了卫生部一位高官。该官员表示,广东的“菲律宾点”尚未得到控制,该国正在寻求国际合作来应对非典。另一篇文章报道钟南山院士否认专家称衣原体病毒是SARS病原体,呼吁国际合作。事件的发展证明了《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具有前瞻性,国内媒体首次涉及的寻求国际援助问题得到了证明: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强力介入下,中国加强了与多个国家专家的合作,对SARS的研究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4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确认SARS的病原体是冠状病毒的变种,为最终找到治疗方法奠定了基础。虽然《南方都市报》的勇气和智慧激怒了一些地方官员,但它也告诉我们,压制舆论,剥夺公众的知情权,只能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3月6日,广东政府加大了对媒体宣传的控制力度,所以我们在时间近一个月听不到媒体的声音。《南方都市报》被批准后,3月26日才发表了一篇《我省非典型肺炎防治成效明显》的文章。3月26日关于非典的官方文章几乎是我们能看到的唯一信息。整个广东媒体的弱势声音让我们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感染了非典。

3月26日,新华社称,北京输入性非典已得到有效控制。这是北京第一份关于非典的官方报告,但北京当地媒体保持沉默。第一个越位是《北京青年报》。这份在北京每日发行量超过60万份的报纸在3月31日发表了一篇名为《纱布口罩连日脱销》的报道,该报道被放在该报的第9版,而伊拉克战争报道则占据了第5-8版。本文以小见大,以独特的视角提醒大众防止非典拐弯抹角。这篇文章不仅是一篇社会新闻,也是一篇有价值的经济新闻。记者的敏锐发现,为《北京青年报》非典战役做出了巨大贡献。

**

第三阶段:破节,南北媒体合唱

三月的春天依旧寒冷,媒体在沉寂的三月之后迎来了阳光明媚的四月。4月3日,人民日报在第二版发表了两篇题为《我卫生部与世界卫生组织进行有效合作》和《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关于防治非典型肺炎答记者问》 2的文章,打破了权威媒体沉默的僵局。同一天,央视也在新闻联播中报道了《国务院新闻办就防治非典型肺炎举行记者招待会》新闻。国内各大媒体都在显著位置转载了这篇文章。本文首次报道全国疫情,提出应将SARS视为全国性事件。至此,非典被广东媒体再次提上日程。北京媒体也越来越多地受到关注非典的困扰

北京电视台4日开始播放非典新闻。《北京青年报》本台记者在3月、4月、5月转载新华社稿件后,于5月开始撰写SARS新闻《专家详解输入性“非典”》。3日至20日期间,18日共有18篇新闻文章,内容包括疫情通报、政府措施、专家解惑、护士日记、探源、SARS防控等。从19日开始,《北京青年报》删除了“伊拉克战争报告”栏目,开辟了“抗击非典”栏目,当天新闻猛增至31篇。20日,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中共中央对卫生部、北京市、海南省主要负责同志职务作出调整》,严厉指责北京部分主要领导隐瞒疫情,提出信息透明化,全国各大媒体加大对非典的报道力度。3月3日至20日《北京青年报》平均每天报道8.5篇,21日至30日每天报道35.7篇。22日《北京青年报》在《北京“非典”新病例143例》首页发布,首次公开报道北京疫情。24日,非典新闻再次飙升至34篇,首次使用11页篇幅进行全面大规模报道。4月30日,举报数量达到54起,创历史新高。

《南方都市报》和《羊城晚报》都是从3号开始正式介入SARS报道的。3日至20日每日《南方都市报》 SARS报告总数不超过10个,22日至30日超过10个/天,25日最多达24个。《羊城晚报》 26日创下33项/天的记录。

央视新闻联播在2月18日首次报道非典后,于4月3日开始连续报道非典,尤其是20天后,每天的文章数量超过5篇。并在20天后每天报告疫情。《焦点访谈》自4月2日播出《非典型肺炎得到有效控制——专访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节目以来,已经策划了一系列SARS话题,到4月30日为止,已经讨论了16个SARS话题。申报对象包括军队、高校、财政部、发改委;访谈分别在医院、香港和广东进行。《东方时空》的《时空连线》栏对非典的报道如下:

《时空连线》 ——携手抗击非典(5月6日)

《时空连线》 ——接近隔离区(4月28日)

《时空连线》 ——非典病原体初步鉴定(4月18日)

《时空连线》 ——非典在海峡两岸三地遇难(4月15日)

《时空连线》 ——从容抗击非典(4月14日)

《时空连线》——走出非典阴影(4月7日)

《时空连线》 ——“脉搏”SARS(4月4日)

新开的《面对面》专栏,从4月19日的第13期到5月10日的第17期,是一篇对非典做出突出成绩的人的报道。

以上是我对这些主流媒体中非典报道的调查。本次调查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和手机短信在SARS信息传播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事实证明,在信息发达、传播手段丰富便捷的时代,媒体的沉默并不能阻断信息,甚至在一些突发事件中恶化局势、拖延时机。广东媒体被认为是在经历了上升、下降和上升三个阶段后变得更加成熟。在调查了中国媒体对非典的报道后,我们也开始寻找如何平衡舆论导向和市场之间的矛盾,以及如何处理政府、媒体和人民之间的关系。我们应该为媒体创造怎样的发展空间?

sars事件回顾(sars瞒报事件)

目前大家都在谈论的恐惧是什么?恐惧语言是怎么上台的?这些问题都与北京人在灾难中认同什么,在哪里寻找自我有关;这让我们不得不产生悬念和怀疑。

4月上旬前后,北京开始流传各种关于非典的说法和猜测;年中,传说非典“铺天盖地”;出现了。下半年,4月22日左右,出现了“抢购”日用品、食品、保健药品的购物潮。亲戚、朋友、师生、同学、邻居之间交流频繁,电话不断,电子邮件频繁。除了问候和报告他们的安全,他们还会发信息提醒对方:不要……小心感染。月底相对稳定,迎来五一,支持帮助白衣天使和所有奋战在抗非典一线的服务人员。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北京人,在这场“灾难”迫在眉睫之际,都是关心、咨询、感动、欣慰、担忧的。

当谣言和恐惧,伴随着非典迎面袭来,三者“火上浇油”,很多说法出现,浪漫成了故事。

当非典、道听途说、恐惧混为一谈,加工成故事,人们心目中的三者都可能被扭曲。但是,即使被扭曲了,也因为故事的存在而成为激动人心的事件。

什么是恐惧?目前人们谈论的恐惧是什么?恐惧语言是怎么上台的?在我们的生活中,除了恐惧,我们还能感受到什么?

恐惧是对特定刺激事件的逃避或自我克制反应

第一,恐惧是人类乃至动物维持生存和稳定的基本情绪。它与生理反应直接相关,生理反应会导致身体的一些系统功能发生故障,影响身体的抵抗力。第二,恐惧反应的对象具体明确,这就是我们题目中的SARS。人们对非典的突然到来感到“可怕”,于是产生了“逃避”或“帝国控制”的反应。目前有两种反应倾向:“逃避”或“帝国控制”。毫无疑问,逃避行为的背后是恐惧。但是不要以为在医院里敢于战斗的勇敢的人——医护人员没有恐惧,他们身处险境,他们也有大家都有的恐惧。但是,他们的“天职”观念和道德品质,让他们忘记了恐惧,这就是他们的崇高和神圣!第三,恐惧存在于个体,但它渗透到人或社区,具有心理传染性,形成“恐惧氛围”。是否控制恐慌是危机下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灾害损失的社会因素。

流行说法中的恐惧是什么

是为了非典本身吗?仔细想想,已经不是了。它成了“恐惧氛围”下的非典、恐惧、谣言的混合体,成了一个不明确、未指明的“莫名其妙的对象”。但这种“未知对象”在人群或社群中依然具有刺激性,让人不安。

在这里,我引入“不安”的概念。在我看来,用“不安”来解释目前恐惧的心理状态更具有普遍性和现实性。焦虑和恐惧很像,区别在于反应对象的清晰和清晰。前者不清不楚,焦虑也会导致自主神经系统兴奋,无力;恐惧不仅在功能上兴奋自主神经系统,还兴奋控制骨骼和肌肉自由运动的外周神经,驱动身体逃避或防御。他们的心理和生理反应强度是不同的。

“不安”的出现与SARS的“可怕”是分不开的,或者说“可怕”是不安的正当理由,因此,当前的不安是可能的。目前,据我所知,我害怕非典。主要有两点:不知病原体出于无知,但没有药物或特殊方法杀死它;这种疾病极具传染性和特殊性。

有对非典本身的恐惧;还有就是被隔离在病房引起的恐惧。这种情况,只要措施及时得当,医院和病房都会很快平静下来。至于逃避隔离的,也有一些,但很少。这个两极案例是在传授“一人为人人,人人为一人”的公德概念。总之,这种恐惧并不常见,不是北京的脸面。

那么,从前的“购物潮”是怎么回事呢?是恐惧还是谣言导致的?对这种大众群体现象的理解和判断是复杂的,不是石头。公共群体现象是心理感染的过程和状态。很多人被感染,自发行动。如果他们做了什么,他们会“后悔”。无论是什么激发了购物者,无论有多少人被“备战,少去公共场所,少受感染”所激发,一旦形成某种“群体现象”,就踏入这个群体,即“抢购”。这对北京人来说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总的来说,现在流行的说法中的恐惧不再是对非典本身的恐惧,而是从非典的起源出发,不同程度地偏离了起源,夹杂着谣言和焦虑。这里我想突出“谣言”这个名词。

“关爱”和“互助”是抗非典时期的主流行为

恐惧语言的出现不仅与网络上的新闻传播有关,还与逃离北京的谣言有关。本文用“造谣”一词代替“造谣”,主要是因为对北京人抗非典行为的基本判断。即“关心”和“帮助”是主流行为,包括北京人和在北京工作的农民工之间的“关心”和“帮助”。很难想象如果灾难突然降临,北京没有“关心”和“帮助”,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在灾难切断了“联系与沟通”,信息匮乏的生存空间里,人们相互交流信息、相互提醒、相互安慰,是一种安全需求。因此,人们不仅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别人。谣言已经成为迎接安全的支柱之一。灾难时期,北京谣言的关键词是“关心”和“帮助”。我好几次发现,朋友或者学生发给我的邮件,同时发给很多人。我的日本朋友三毛正和他的妻子在4月23日中午给我发了一个口罩,我是在4月26日早上收到的。他们紧张担心我,心里关心友好。而且因为速度的原因,我对北京的安全深有感触。

后来收到了德国发来的问候邮件。他们也很担心北京,说听到这么多坏消息,看到5月1日天安门广场空无一人,很担心暴风雨中的你。我马上回信说:“北京经历过,并将继续经历向非典宣战的日子。它比以前更理智地学习,更关心对方,也不像远在北京的朋友们理解的那样可怕。人们不像往年一样在五一节去天安门广场活动。这是为了减少人群感染,但我住的五棵松草坪依然是孩子和大人悠闲的地方。请解释!北京不会成为恐慌的城市。”

北京非典过后,不仅北京安全,北京人民也会用“文明遇险新兴”来保护北京的安全。在我这几天的生活记录中,来自美国的朋友远比来自广州的朋友不安和不安,说明“亲身经历”的“体验”可能有利于人的意志的建构,增加主观意义感。

说到这里,我想明确一点,“恐惧”、“造谣”不是北京在抗非典时期的基本心态和主流行为倾向;但“不安”“谣言”泛滥,非典被抵制。同时需要脱离“不安”和“谣言”,找到自己独立的立场和自信与力量;从某种角度来说,抗击非典的战争也是一场抗击自己的战争。

sars事件新闻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