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资源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产妇**身亡事件新闻

作者:影子资源网(www.yzw7.com)

产妇**身亡事件新闻

8月12日,一则关于“湘潭产妇手术台上死亡”的报道在关注引起广泛舆论,据报道,“8月10日下午,湖南省湘潭县妇幼保健院一名姓张的妇女因剖腹产术后出血死亡。”

8月13日14时许,中国湘潭县官方微博报道,8月10日,湘潭市妇幼保健院发生一起孕产妇死亡事件,初步诊断为“羊水栓塞”。医院立即启动医院、县、市孕产妇抢救绿色通道,市、县相关专家主持抢救。羊水栓塞致多器官衰竭经全力抢救无效,孕妇于10月10日21时30分死亡。

8月13日16时许,湘潭县卫生局副局长齐贤强回应媒体报道,否认医护人员全部失踪,称“抢救已完成,只在休息室”。

8月15日产妇**身亡事件新闻,湘潭县卫生局官方微博发布最新进展:8月14日20时左右,经医疗纠纷技术鉴定小组与死者家属沟通协商,死者家属同意进行尸检,履行了法定程序。

8月16日,湘潭县卫生局负责人表示,从整个医疗流程来看,医院仍应履行作为医院的职责。

8月20日,针对网友提出的湘潭市孕产妇死亡尸检结果未如期公布的问题,湘潭市妇幼保健院副院长杨健回应称,尸检结果需要10天左右才能公布,时间政府部门将根据法律法规处理此事,一切将根据尸检结果决定。在结果出来之前,他们不会和死者家属协商赔偿。

媒体关注度分析

湖南湘潭孕产妇死亡的媒体关注趋势(单位:文章)

8月12日17时23分,湖南省网络媒体华盛在线发布了一篇题为《湘潭产妇死在手术台医生护士不知去向医院称已尽全力》的报道,该报道被网络媒体转发,标题各种各样,突出了“产妇惨死”、“护士和医生逃跑”、“死者全裸”、“满眼血泪”等内容,使得该事件在媒体曝光之初迅速引起各方关注。这条消息被搜狐和网易转发后,近40万网友参与了话题讨论。然而,该活动在时间,大约17: 00开始,网上媒体转发相对较少,因此当天该活动的公众舆论没有迅速上升。

8月13日,在传统媒体的介入下,更多的新闻事实被披露,媒体关注迅速崛起。15时40分,《人民日报》“求实”栏目对湖南省湘潭市相关部门展开核实采访,确认“所有医生护士失踪并非属实”,成为事件的重要转折点。官方回应经媒体放大后,对舆论导向有积极作用。

8月14日,舆论转向。媒体在批判医院“漠视人命”后,回归理性,反思之前的新闻报道。同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不要轻易下结论》,定下报道基调,促使舆论回归理性。文章认为,媒体和公众不应贸然对事件进行评价,只有将医疗事件放在逐案的框架中,才能对医患双方做出公正的判断。

随后,多家媒体发表评论文章,如《环球时报》《法制日报》《南方日报》 《广州日报》。他们一方面批评新闻媒体的不实报道,另一方面为解决目前紧张的医患关系提出建议,使得湘潭孕产妇死亡的讨论更加深入和理性。

微博微信的关注分析

湖南湘潭孕产妇死亡微博关注趋势(单位:文章)

8月12日21时29分,@新京报发布了一条名为“所有的医生护士都死在手术台上”的微博,称“湘潭妇幼保健院剖腹产手术后,湖南一名妇女数次被医院告知

面对早期媒体的报道,资深媒体人王志安质疑并在微博上写道:“如果我是医生和护士,我早就逃跑了。我会不会跑着等着被杀?现在在这种医患关系中,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被杀,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足为奇。在记者的报道中,这成了一部缺失的剧。”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主治医生Abao的表情更为强烈。“一些媒体公开对聚众砸医院、围堵医院的暴徒睁大了眼睛,一些记者堕落成民谣来闹事。”。微博舆论场开始碰撞不同声音,将事件真相推至表面。

截至8月20日17: 00,@王志安,@解说员李铁,@电紫正,@刘流,@烧超人阿宝等活跃网友。微博上转发了这一事件。他们的介入使得事件在微博上有了相对较高的关注,各种观点的碰撞也使得事件的传播和讨论更加理性。

以微信公众号为分析对象,截至8月20日17: 00,湘潭此次孕产妇死亡事件共有相关微信文章4808篇。微信上的关注更加中立客观,《新京报》 《湘潭产妇死亡事件的专业分析》等文章在微信上广为流传,让事实更加清晰,也更容易让普通人做出更加理性的判断。

网民意见倾向性分析

湖南省湘潭市网民对孕产妇死亡的看法趋势(样本:198)

质疑媒体报道的专业性(23%)

网友“丁洋”:医疗纠纷是比较专业的话题。记者不仅要有一定的医学素养,还要积累报道经验。媒体作为事件的第一发生地,应该对报道的可靠性负责。

质疑事件真相(20%)

网友“王军荣”:产妇死在手术台上。大众需要的是真相。他们需要的是根据法律法规进行公正透明的调查。只有真相大白后做出的判断才有价值。

谴责医院和医生(17%)

网友“天涯客”:目前医生忙着赚钱,随便开药,根本不理会病人。有人死亡不足为奇。

有必要明确各方对孕产妇死亡的责任(14%)

网友“一叶扁舟”:医疗责任的认定是湘潭孕产妇死亡事件各方关注的核心。悲剧已经发生了。如何处理,如何承担责任,是对所涉及的主体最好的考验。

对当前医患关系的反思(11%)

网友“浪子回头”:医患关系的紧张局面是多方造成的,医院的责任不可推卸。媒体报道也要提高警惕,其他诸如制度层面的事情也要尽快提上日程。

家庭成员的非理性行为(10%)

网友“陈光江”:“产妇死亡”,家人势必悲痛欲绝。在这种极端情绪的控制下,他们往往会做出一些非同寻常的举动,往往会加剧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

其他(5%)

(略)

媒体评论摘要

沙漠、躲藏、推拉,基本都是医患之间缺乏良性沟通。患者无法知晓,医院失去公信力,政府无罪,医疗环境恶化,医患双方都失去尊严和安全。也许,医患关系的彻底合理化需要平稳的社会转型和深刻的医疗制度改革。但在当前复杂的社会和医疗环境下,患者感恩尊重医生,尤其是医院善待患者,挽救生命,面对问题,真诚有效沟通,依法处理,是很重要的。(据《湘潭产妇之死真相调查》,作者:智振峰)

近年来,医患矛盾十分突出。舆论自然将患者视为弱势群体,在道德上站在患者一边。当然要同情病人,但医生和病人不是对立的。我们不能把对病人的同情变成对医生的谴责。从这次医患纠纷来看,通过虚构的事实来激怒公众,对医院施加压力的方式,就是举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大众不再像社交媒体兴起之初那样轻信,社交媒体的自我纠错能力正在自发运行。整个中国社会都在学习如何真正的谈事情,实事求是,大家都应该看到这一点。媒体应该超前于大众理性,但现实往往落后。所有促成“孕产妇死亡和医疗缺失之门”的媒体都应该深刻反思,回避。(根据《法制日报》,作者:杨婷婷)

舆论评论

在湘潭孕产妇死亡报告的前期,出现了“满血”、“全裸”、“惨死”等字样,以及医护人员失踪、不明身份男子在手术室嚼槟榔、吸烟等描述。全是网络和一些媒体的报道。这些描述强烈刺激了公众的感官,使事件在时间,迅速发酵,当地医院和政府面临更大的舆论压力。

在事件的最初报道中,一些媒体没有将事实报道清楚,使医院陷入被动地位。媒体报道的伦理性暂时不宜过多评论,但在官方舆论处置方面,湘潭妇幼保健院和湘潭县官员都需要提高危机应对的素养。

充分发挥主场优势,在敏感事件上积极发言

医患矛盾成为网络热点之一。梳理以往医患矛盾相关事件,舆论发展通常遵循这样一条路线:网民利用自媒体曝光,其次是敏锐的媒体跟进,将矛头指向医院,引发舆论关注,然后医院在舆论压力下做出回应。同时,独立第三方(部分专家或机构)对事件进行了分析。通常,舆论会对医院的回应提出两次质疑。这时候可能要追究医院部分责任人的责任,舆论一片火热。从舆论的发展可以看出,医院在遇到类似事件时,通常处于被动和挣扎的局面,显然无法掌握舆论引导的主动权。

面对这种困境,当地政府应与医院联合,在涉及人命等重大医疗事故时,建议建立相应的新闻通报机制。首先,时间应明确梳理医疗事故的脉络,变被动采访为主动信息发布,把握信息发布的主动权,并在此基础上赢得危机管理的主动权。在这次事件中,华盛在线虽然以不清楚的新闻事实报道了事件,但另一方面也与医院未能充分发挥家庭信息优势,积极向媒体传递信息有关。正如网友所说:官方信息越快,人们产生的误解就越少。

官员们试图避免发表结论性声明

在调查过程中,官员的陈述应倾向于明确,不应倾向于得出结论。盲目的结论很有可能是舆论重新发酵的导火索。在这起事件中,最终尸检结果尚未公布,湘潭县卫生局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医院已经履行了责任。这种结论性的说法显然已经过时,有代言医院的嫌疑。

利用好自媒体平台实现舆论对冲

湘潭产妇死亡的诱人消息在微博和微信上广泛传播后,立即吸引了其他媒体和专业人士的更正,并在自媒体平台上形成了较大的传播,短短两天,舆论立即翻盘。这种舆论的逆转,说明自媒体平台,有一种自我净化的机制,同时也给所有单位一个启示。要利用好自媒体平台,在微博上树立平台话语权的同时,迅速扩展到微信平台,进一步提升自媒体平台话语权,只有这样,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才能借助自媒体平台有效对冲舆论,尽可能实现舆论引导。

最新产妇死亡事件(媒体报道医疗事件)

【摘要】除了踢开手术室门,除了拉白布抗议,除了索赔金额。媒体还应该报道产妇意外死亡和医疗事件吗?

作者简介:华万玲,多所院校研究员,国立台湾政治大学新闻学硕士。

编辑

】8月12日,华盛在线多家媒体和自媒体转发或引用“女性死于手术台上大出血,主治医生护士集体失踪”的报道内容。这一消息让紧张的医患关系再次蠢蠢欲动,同时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媒体伦理和医学新闻报道的反思和讨论。以下是正文:

8月10日,湖南省湘潭县27岁产妇张女士在湘潭市妇幼保健院接受剖宫产手术后,因羊水栓塞致多器官衰竭死亡。“华盛在线”网站的新闻导语直接引用了张女士家人的话:“我们认为她非正常死亡,医院有很大责任。如果发现她不会及时死去,她也不会把我们藏那么久。”在这篇报道中,时间把矛头指向了湘潭妇幼保健院的医务人员。

华盛在线报道

1.媒体报道缺乏医学知识

一般来说,医疗事件的判断中有大量复杂的医学专业知识,需要通过权威的过程进行仔细的评估。媒体可能无法“确认”这是“医疗事故”还是“医务人员在第一次时间事件后尽了最大努力挽救他们的生命”,或者只是采访单方面的消息来源。在最初的报告中,“华盛在线”只是基于对患者家属的单方面采访,也就是文中对很多地方的医院进行了“有罪推定”。如此仓促的“媒体裁决”,不仅无助于解决医患纠纷,也无助于人们对特定疾病的认识和理解。相反,它增强了医疗系统和患者之间的不信任,增加了社会的愤怒和恐慌。

随后,有媒体引用医学专业知识,指出“羊水栓塞”是指在分娩过程中,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急性肺栓塞等一系列病理改变的严重分娩并发症,怀疑对女性是致命的。一旦发病,即使积极抢救,死亡率仍高达80%,是产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如此,在之前的报道中,新闻还是以描述医患冲突的场景为主。一方面容易判断医护人员在抢救过程中的失误;另一方面,当媒体报道这一事件时,它理性地描述了家庭成员采取的非理性行为。强调家属“必须撬开手术室的门”,“第二次踹门进手术室”。但这也隐含了一系列的医学问题:家属强行进入需要严格无菌处理的手术室是否合法?如何保护同样在手术室手术的其他患者的权益?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权益是否也同时被侵犯?

2.媒体报道框架过分强调医患冲突

产妇**身亡事件新闻

在本报告的框架内,“缺乏医德的医院”和“失去亲人的非理性家庭成员”在传统故事情节中简单呈现,但相关事件背后的原因没有深入探讨。这种举报框架不仅无助于缓解医患之间长期存在的紧张关系,而且使医疗纠纷进入合理的医疗和司法判断,甚至使公众忽视这种与医疗系统“激烈沟通”的方式可能对手术室患者(家属)造成的潜在危害,甚至可能导致部分人效仿。

患者不信任而是依赖医疗体系。医疗系统很难和家人沟通,怕惹麻烦。双方缺乏沟通和理解是医患关系无法缓解的重要原因之一。医院在处理这起医疗事件时,未能在母亲弥留之际安排家属见最后一面,也没有医护人员守在死者尸体旁。临终和死亡的消息最终被通知时的回避是处理不当的表现。然而,在后续报告中指出,医务人员脱下手术服,在他们旁边的值班室休息,因为他们“害怕被死者情绪激动的家人殴打”。或者说“医护人员也因为恐惧和紧张而难以与情绪化的家属沟通”,核心症结其实是双方深深的不信任,甚至是相互恐惧。

那么,如何才能促进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的沟通和信任呢?医院如何才能形成更合适的应对和处置?都是媒体可以调整和深入思考的地方。“我妻子一丝不挂地躺在手术台上,眼里充满了血和泪,但她再也没有呼吸过。本该抢救的医生护士都不见了。”这样的叙事和情感化的情节描写是新闻报道吸引读者阅读的刺激因素,但不应削弱理性呈现和背景分析。“传播”(spread)一词更重要的含义是“沟通”,这是为了促进所有利益方之间的相互理解,而不是制造更大的矛盾。

3.媒体应该如何报道关注的医疗状况

另一方面,事件报道两天后,媒体的注意力就转向了冰冷的经济账户:“家属索赔120万,医患双方没有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我们不禁要问:除了踢倒手术室门,用白布条抗议,还有索赔金额。媒体还应该报道产妇意外死亡和医疗事件吗?

面对医疗事件报道,媒体应该体现怎样的职业道德和伦理?媒体作为一种社会工具和社会各方的重要连接点,应该促进各方的相互理解,理性报道具体的医学知识,积极推动事情得到妥善解决,而不是进一步推动社会各方的反对和争议。如果要共同推动更健全的医疗体系,更和谐的医患关系,媒体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制作更专业的医学报道,让更多的人有更多的医学知识;我们可以在关注报道双方观点的平衡,避免加剧医患关系的破裂;我们可以有更多的人文关怀,尊重生命的流逝,稳步面对家人的悲痛;可以多采访医学等领域的专家,推动社会更深层次的讨论医疗事件。期望大家在生病的时候,都能信心十足,内心踏实的走进医院,从医疗系统得到更好的治疗,与医疗系统有更坦诚的沟通。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