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资源网致力于优质软件,活动线报,游戏辅助,绿色工具等资源共享,好货不私藏!

关于丰县老师最新动态

作者:影子资源网(www.yzw7.com)

关于丰县老师最新动态

原标题:【解决方案】女老师独特的来信事件:一条陌生的上访之路

“当你看到这封求助信的时候,我和老师已经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在过去的两天里,来自徐州奉贤县周楼小学老师李秀娟的一封“感谢信”传遍了整个网络。这封信详细描述了她和丈夫在过去一年中因为女儿的眼睛意外残疾而不断上访的经历。最新消息显示,夫妻已经找到,没有生命危险;针对信中反映的问题,地方当局也启动了调查程序。

参与此事的奉贤县昨晚也发布了一份通知,称“李秀娟在频繁前往各级相关单位反映问题的过程中一直在寻衅滋事。在传唤和审查李秀娟的过程中,当地警察局没有发现任何殴打行为。辱骂行为”;但今天上午李小姐发来的第二封申明信说,如果有虚假陈述,她和丈夫将自愿被开除出教学团队。似乎事情在不断“反转”,更多的细节需要事实和证据的支撑。然而,真正令人深思的是,为何“李秀娟人”会有如此奇怪的请愿方式。

我得详细说说。

李秀娟“最佳信件”截图

奉贤县最新动态

信访不妨看一下“信访制度”的基本属性,这是这次事件的重点。首先,信访是一种政治制度,是各级政府密切联系人民的一种方式。从根本上说,它是由党和国家的性质决定的,在制度建立之初就包含了“申冤”的功能。说白了,信访制度是装载社会问题的“容器”,各种疑难杂症很容易在信访中体现出来。岛叔接触过的上访案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极其复杂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在法律上有明确规定,可以行政处理,但不一定符合当事人理解的“意义”。在相关案件的处理上,各级信访部门普遍坚持依法处理,但总是不同程度地考虑“合理性”。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和稀泥”成了处理信访的核心原则——,“甚至是水平”,基层也是如此。李秀娟信中反映的问题和奉贤的初步调查结果并不特别复杂。2018年3月12日,奉贤实验小学休学期间,两名学生不慎将校服拉链甩到女儿梁左眼,造成视神经损伤(据报告,为“八级伤残”)。据李老师介绍,一年多来,学校一直没有妥善处理好孩子的伤残赔偿问题,“逼迫”夫妇俩走上上访之路;根据调查报告,自2018年4月以来,李秀娟已向各级学校和教育信访部门举报问题数十次,其中15次前往北京上访。截至2019年7月,经教育局财务审查单位和实验小学会计共同审查,为梁治疗共花费3万余元;李秀娟最初提出赔偿36万元。虽然事件过程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有几个细节必须强调:一是教育、信访部门、涉案学校等相关方长期担任当事人之间的“中间人”;第二,学校只能做“调解”,不能仲裁。所以面对可能出现的“纠结”,容易出现剧情的“扭曲”;第三,有关方面多次建议李秀娟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但都没有成功。大多数情况下,类似事件时有发生,人们习惯于综合采用调解、司法、信访等措施来解决。然而,目前的公开信息显示,在李秀娟陷入“信访”之前,他并没有采取调解和司法救济措施(根据他的最新声明,他决定走司法渠道,但他的律师暂时没有起诉)。与耗时且耗时的漫长司法程序相比

这一事件的一个重大转折点是,2018年7月,李秀娟带女儿到北京同仁医院就医,被告知女儿视力基本为零,无法治愈。其间,她去国家信访局上访,被奉贤县一位姓赵的官员拦下劝她回家。正是这份请愿书触及了请愿制度的基本矛盾。信访是人民的基本权利,这是没问题的。但《信访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在保护上访者权利的同时,也设置了“属地管理”、“逐级上访”等基本规定。原因也很简单:在实践中,如果信访权被滥用,大大小小的一切都会直接去北京上访,危及信访秩序,从而堵塞信访渠道,甚至使一些原本正常的信访诉求难以得到解决。

从这个意义上说,李秀娟的“越级上访”不能称之为“典型”,这不仅影响了上访秩序,也给地方政府带来了很大压力。

另一方面,在越级上访过程中,李先生的上访申诉并不集中。本来孩子视力受损,赔偿问题解决了。然而,当她向国家信访局请愿时,她反映的主要问题变成了“希望社会能够关注在校学生的安全”。

换句话说,在漫长的上访过程中,矛头从具体的纠纷和赔偿,变成了抽象的针对地方政府的“斗争”。

李秀娟一家拍了一张合影

保持稳定可能不是李秀娟自己能实现的。自从有了来北京访问和上一级上访的经历,她就成了维护当地信访稳定的“目标人物”。根据我们各地的研究实践,地方政府维护信访稳定的主要途径有两种。一是广泛采用“保证责任制”。对于重点维稳对象,县、乡、村三级要成立责任小组,责任到人,技术到位。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李秀娟从北京回到家乡后,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纳入稳定控制的视野,包括出行记录的“预警”;教育局和学校作为负责单位,也必须派人“监督”等等。就这样,难怪2019年3月李先生买票去北京前夕,保险负责人立马回家“打工”。应该说,此时地方政府“动手”刻不容缓。毕竟两会期间去北京上访是件大事。在大多数地区,当他们一起出现时,每年的信访工作都是无用的。因为来京和越级的“威胁”,地方政府很容易成为无限制“讹诈”的对象。地方政府为了不声张,往往“花钱买平安”。给上访者报销车费是底线,招待更是美味。一旦地方政府给了好处,“营利性上访者”就会越来越“得寸进尺”。刀叔可以认识一些以上访为业,从地方政府那里收取利益,以此为生的“专业人士”。像李秀娟,女儿做了相应手术后,要求学校协调解决医药费问题,多次上访,或者说远不是“上访专业户”,但总是带来一些“偏执”。在维稳过程中,如果出现地方政府一直无动于衷的情况,确实需要追究相关部门的不作为;但是,如果地方政府已经做了工作,但是当事人一直没有“尽快接受”,或者客观上还需要时间(比如走法律程序),那么再次批评政府就真的变成“六月飞雪”了。第二种手段是拦截。在现有的惯例中,一旦请愿者意外访问北京,当地政府必须说服他在规定的时间内返回原籍。2008年,面对日益严峻的北京上访潮,中央有关部门制定了《关于依法加强北京市非正常上访处理工作,完善非正常上访人员说服接收机制的实施意见》,各级地方政府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拦截和走访机制。其核心在于“属地管理、分级负责”。为了保证信访秩序,各地都有严格的工作要求。比如一些基层政府规定,接到接人通知后,要在12小时内立即派人带车、带人、带款到北京,及时、安全地将上访人员接回。因此,按照“先规范行为,后解决问题”的关于丰县老师最新动态原则,地方政府一般会先劝说非正常上访者返回当地,然后再加大教育力度。

奉贤城东派出所所长潘荣祥就执法过程接受了采访

总的来说,绝大多数信访都是通过综合政策——来维护稳定的。李秀娟是这个系统的内部人员。按常理来说,地方政府有很多办法防止其滥用上访权,比如利用单位的纪律约束。但显然,常规的克制手段并没有奏效,以至于在2019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李先生再次被“怀疑去北京上访”。从维稳的“潜规则”来看,这个时候去北京,地方政府会不好过。但从上访者的角度,他也可以给出一个恰当的说法,“去北京不一定就是上访”。例如,李秀娟公开声明,带女儿去北京的医院是一个合理的理由。

应该说,在这起事件的早期处理中,当地政府和教育部门并没有太多的责任。但关键是,或许是为了一劳永逸地度过危机,他们在关键时刻动用了杀手——行政拘留。根据奉贤县官方报告,拘留是因为李老师在之前的传唤中拒绝配合,后来认定为“寻衅滋事”;客观结果肯定给李小姐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冲击。但这种心理冲击并没有让他们退缩,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斗志”,使得批评地方政府的“错误”更加合理。因此,在“最后一封信”的上诉中,还有一个额外的“要求调查暴力殴打我的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的责任,即使是道歉”。

然而,在信访实践中,这种要求并不容易解决。官方报告写道,“在传唤和审查过程中,没有发现殴打或侮辱行为”;现在派出所应该有整个视频,联合调查组也抄了视频。相信查起来不会太难。无论是“暴力殴打”还是“合理范围内的身体强制措施”,都可以等联合调查组的结论。其实回到事件的核心问题,是李先生孩子的视力是否因为学生的打闹而受损,导致一个多月的时差。当时老师查了一下,正常上学一个多月才出现。

医疗后果是什么?它需要一个非常严格的侦查结论,这本身完全可以依靠司法手段。所以另外两个家长表示只愿意承担医药费,不认可其他索赔的逻辑,因为必须从医学和司法上证明孩子的视力是因为事故受损的。如果这个核心问题得不到解决,就会通过反复上访对政府施加压力,理性就变得不合理。所以,即使在正常情况下,李先生也应该先走司法渠道。如果因为赔偿不能满足而去上访,很难有结果。毕竟,一旦上访者的诉求超出了事件本身的范围,对问题的解决没有任何帮助,甚至会进一步分化。这种对抗怎么可能不升级?一般来说,把事情做大到一封“完美的信”有两个结果:一是地方政府会承受巨大的压力;二是上访者普遍得到舆论支持。然而,有一个风险(就像李秀娟事件一样),更多的细节将被公开,这可能对请愿者不利。

奉贤教育局官员在谈到女教师的独特信件时痛哭流涕

今天,我们面临着一个复杂的社会。信访虽然能有效化解社会矛盾,但仍有缺陷。综上所述,信访是一种极其廉价有效的制度,导致制度门槛几乎为零。因此,在日常实践中,人们普遍存在“信访不信法”的倾向。

而且,信访本质上是一种政治制度,一种政治责任。这样一来,系统里虽然有端系统,但实际上是没有端的。只要信访人有足够的耐心,就可以和当地政府进行到底,这就导致了“用人民币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

客观上,领土政府既是请愿权的回应者,又是请愿秩序的维护者,面临两难境地。我们希望地方政府不要受“事端”的影响,扰乱信访秩序,积极回应信访人的合理诉求,同时促进社会矛盾的合理合法解决。

丰县教师“绝笔信”事件 徐州女老师绝笔信原文全部内容 李秀娟

2.关于李秀娟女儿的眼外伤及其治疗。

经调查,2018年3月12日下午,李秀娟之女梁某在奉贤实验小学离校时,被另外两名正在用校服拉链打架的学生甩到左眼。班主任及时调查处理。当时梁某眼睛没有发现异常症状,事后梁某正常去上课。2018年4月14日,梁眼睛不舒服。李秀娟带他到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徐州市中心医院检查,并在第一人民医院进行了眼睑肿瘤切除门诊手术。手术后,李秀娟要求学校协调解决医疗费用问题,并赔偿36万元。由于很难确定梁的手术和视力障碍与另外两个学生打架是否有因果关系,学校多次协调。另外两个学生的家长只想承担相关的医疗费用,却拒绝承认其他赔偿要求。教育、信访部门和有关学校多次建议李秀娟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但他们始终不同意。

自2018年4月以来,李秀娟已向各级学校、教育和信访部门反映问题数十次,其中15次赴京上访。根据有关规定,国家信访局4次向李秀娟发出《不予受理告知》,并告知其通过诉讼解决诉求。2019年7月21日、23日、24日,由奉贤信访局牵头,教育局、实验小学、良寨镇中心学校、律师、李秀娟共同协商,由奉贤信访局接收中心实验小学提前达成“赔偿协议”,待问题解决后,由相关责任人承担。截至2019年7月24日,教育局财务审计单位与实验小学会计共同审计,李秀娟为治疗女儿梁某所支出的医药费、门票、住宿费、餐饮费、出租车费等费用共计人民币元。2019年8月2日,实验小学通过李秀娟工资账户垫付。

3.关于李秀娟的行政拘留和处罚。

经调查,由于李秀娟经常到各级有关单位反映问题,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和《信访条例》的有关规定,城东派出所于2019年3月1日晚按规定程序传唤了他。李秀娟拒绝合作,他逃到楼下时腿上有瘀伤。2019年3月2日,奉贤公安局认定李秀娟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并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决定给予李秀娟行政拘留7天。城东派出所在查看相关视频并询问警方后,在传唤和审查李秀娟的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针对他的殴打或辱骂行为。基于李秀娟被公安机关拘留的事实,2019年6月21日,奉贤教育局决定根据《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等法规给予李秀娟记过处分。

4.关于暂停李秀娟丈夫梁实味的检查。

梁实味是良寨镇周楼小学的校长,李秀娟是良寨镇周楼小学的老师,李秀娟的女儿在奉贤实验小学上学。梁实味利用职务之便,以周楼小学的名义为其女进行残疾鉴定,并非法使用公章;根据信访稳定的要求,梁实味负责李秀娟的稳定控制,存在稳定控制不好的问题。2019年3月14日,良寨镇中心学校口头宣布暂停执行校长职务。

下一步,联合调查组将对李秀娟执法警官的殴打和虐待行为进行深入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同时,将采取积极措施,帮助李秀娟女儿的眼病治疗及相关善后工作。

奉贤县人民政府

2019年8月5日

奉贤县李秀娟梁某两室围城东派出所实验

关于丰县老师最新动态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本站信息来自网络收集整理,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如果您喜欢该程序和内容,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我们非常重视版权问题,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